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爱彩网登陆 > 石燕 >

一个不爱听医嘱的糖尿病患者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石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6年5月2日的早晨,时值初夏,虽阳光明媚,但气温适宜,凉风阵阵,将对面南国中学的朗朗读书声吹进了医馆。

  当时我正在珠江馆的前台值班,这时门外迎面走来了一个中年男性,约有175的身高,体型微胖,挺着一个小号“啤酒肚”,面容不老,但头发已显花白,短寸的发型将散在的白发尽露无遗。

  当时看到他走过来,我就在猜想,这个人是要来解决什么问题呢——减肥?肚子胀?便秘?想着想着,病人便已来到跟前。

  “你好,我是在你们微信公众号看到你们发的治疗糖尿病的文章,想过来看下你们这方面的效果是否真的很好。因为我血糖一直比较高,用西药治疗效果一直不是很好。”

  “哦,原来是来治糖尿病的。嗯,这体型还是比较符合糖尿病人常见的体型的。”我心里想,然后出于职业习惯,我接着询问了他的一些基本情况。

  已经有糖尿病半年,胰岛功能比较差,曾经用胰岛素治疗,一个多月前停用,现在血糖相对比较稳定,没有明显不舒服。

  随后我告诉了他我们治糖尿病的一个基本情况,同时因为他看到的文章所记录的病案是陈老师的病例,便为他预约了2天后陈老师的看诊。

  实际上,虽然说我们治糖尿病(2型糖尿病)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方案,但是在治疗过程中,最终的效果是要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而定的。其中最关键的两点:

  一是患者的胰岛功能是不是损伤比较大;二是患者能否在饮食、运动、作息上完全按照医生的要求去做。

  5月4日上午,患者按时来诊。一进门看到满大厅都是人便随口来了句:“哇,你们这是菜市场呀,这么多人,坐都没地方坐了,我不会要等很久吧?”

  因为考虑到陈老师疑难病人比较多,有时会碰到确实比较花时间的病人,我便给他打了支“预防针”,说:“有可能,如果碰到病情复杂的病人,医师花的时间会比较长,就会等久一些。现在我先帮你确认下资料,挂好号先吧”。

  挂了号之后,因为大厅没位置坐,我便陪他在门口聊了一下。得知他平时因为应酬多,饮食、作息不是很好。经常没吃早餐,但晚餐会吃很多,同时会喝很多酒。每次应酬结束回到家,又因为很累,经常是洗漱完便倒头入睡。

  一直以来除了觉得精神、体力比较疲倦外,倒没有特别不舒服的地方。但是到了2015年12月的时候,体重无明显原因突然开始下降,然后考虑到家里父亲有糖尿病,便比较担心,就去看了医生,做了检查。

  结果真的被证实是糖尿病。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沮丧。更糟糕的是后来在住院过程还发现了高血压、甲状腺结节、高脂血症,心情又再一次受了打击。

  好在从12月中旬开始用胰岛素治疗4个月后,血糖终于比较稳定。但因为还是比较偏高,而且觉得需要长期服药,总不是办法,便想尝试用中医治疗。

  后来在一次查资料的过程发现了我们的医馆,然后经过多方了解,查实了我们的情况后,才决定来现场咨询。

  “你好,那你是哪里人呢?今年多大了?”陈老师先跟患者简单聊了一下,一个是可以舒缓一下气氛,一个是了解患者的基本信息。

  通常一个病人的年龄、出生地方、居住地方、职业对他的疾病都会有一定的影响,所以这个一般是看病问诊的第一步。

  “哦,我是河源人,不过来广州都有二十多年了,25岁那年来的广州,今年就已经是46岁了。”患者回答道。

  “哦,这么久了,那也是半个广州人了。20多年了,不容易啊。那好,那你现在跟我说说你是哪里不舒服?”

  “嗯,我是去年8月到12月之间因为体重一下减少了很多,然后因为我父亲就有糖尿病,当时他得糖尿病的时候就是一段时间内瘦了很多, 于是我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糖尿病,然后就去检查,结果就线型糖尿病。”患者说。

  “那你当时除了体重减少了,还有其它不舒服的吗,比如说口干啊、很容易肚子饿啊,小便增多啊,这些有没有? ”

  “对,当时就去了医院,查了血糖、胰岛功能检查,就那个叫什么胰岛素释放试验,这个是当时的那个检查结果。”患者说着就把自己的病例本翻开。

  邹巴巴的病例本上,已被写了好几页,但每页看起来写的内容都差不多,好像都是“草书”。当我还在“研读”里面的内容的时候,患者已经翻开了他要给陈老师看的那一页。

  “哦,从这个检查结果看呢,你这个胰岛功能就不是很好,它分泌的这个胰岛素很明显是不够的,所以血糖才会升高。那当时是做了什么治疗,打胰岛素吗?”陈老师问。

  “是的,当时就一直是用那个胰岛素泵来打胰岛素,一直打了4个月才把血糖控制稳定。后来就吃药片,但是没有很坚持,有时吃,有时没吃。血糖就还算比较稳定。”

  理论上讲,四者同等重要,但从现在的实际操作意义来看,“问”和“闻”会显得比较重要,因为我们对患者病情的了解大部分是靠问和听来获得的,包括患者的起病经过、发病的具体表现、做过的治疗和检查等信息,都需要靠问来获取。

  而望诊、把脉则是对舌象、面色、脉象这些体征的一个了解,是诊断的辅助,能够让医生对患者的体质情况、邪气虚实等更加了解。这样下来,对患者整一个的病情和身体情况才会有全面的了解。

  但是临床上经常会有一些患者以为中医看病只须把脉即可诊断,一上来就说,“医生,你给我把下脉呗,看下我是什么病”、“医生,你这么厉害,我先不说我是什么问题,你先个我把下脉,看能不能说得准”。

  可以说,这类患者都是在胡闹,不尊重医生,也不尊重自己的身体。任何一种疾病的规范诊疗,都不会仅靠单独的某一个方式便确诊。

  把完脉,陈老师稍沉思片刻便开始给患者开处方。见陈老师全神贯注地、快速地书写处方,患者好几次有话想问老师却都没开口,只是动了动嘴唇,甚至话都到嘴边了,还是把话吞回去了。

  “你这个情况呢,最主要的问题是胰岛功能损伤了,导致分解血糖的胰岛素明显减少,才导致了血糖的升高。所以这个治疗,除了给你降血糖呢,最终还是要看能不能把胰岛功能给恢复一些,这样才有可能把这个血糖恢复正常。”

  “那这里呢,我给你开了三个处方,一个是健脾化湿、降血糖;一个是笨杞粉,给你当晚餐主食,晚餐就吃这个笨杞粉,再搭点青菜就够了,一定不能吃多,也不能吃肉,减少晚餐糖分的摄入,同时也可以降血糖;

  最后呢还有一个培元固本散,这个呢是培元固本,看能不能把你的胰岛功能恢复一些。”陈老师接着说。

  “那你回去以后呢,一个是一定要按我的要求吃药,一个是要注意饮食和运动,不能吃水果,三餐吃饭都只能吃七分饱,不能吃多,然后三餐饭后一定要去快速走半小时,要甩开手、迈开腿,大步快速地走,叫清淡饮食七分饱,日行万步早睡觉。

  这样一方面减少血糖的产生,减轻脾胃的负担,一方面促进血糖的消耗,再配合吃药,多管齐下,这样最终才有可能治好。”

  陈老师事无巨细地将有关治疗的所有内容都跟患者仔细交代,听得患者本来想要问的问题都不需要再问了。不过,最后患者还是犹豫地问了一个问题:

  “那个,陈医生,你看这又是药的,又是吃的,然后还要走路,这有点复杂了吧,你看我能不能不去走路呢? ”

  陈老师听后无奈地笑了笑,“那你这个肯定是不行的,如果真想把这个治好的话。好吧?!”

  用法:加冷水2000ml,最后10分钟下砂仁壳、油桂,文火煮取450ml,分3次饭前温服。每周5剂。

  中紫河车100g 生晒参100g 梅花鹿茸二杠60g30头三七100g 血琥珀100g 蛤蚧特大1对[去头足,黄酒炙]野生破壁孢子粉100g 阳春砂仁30g 斗湖胶珠100g

  线日才过来复诊,出于职业习惯的我便猜想:又是一个不按时吃药的人。不过呢,见了面还是热(ke)情(qi)地打了招呼:“王先生,早上好啊!来复诊啦?!”

  “啊,是啊,这不都过了两个多月了嘛。”这王先生被我这么一问, 反露出了一点点的尴尬。

  挂了号之后不久,便到他看诊。看诊后我查看了他的病历,了解到病情是有明显改善的,治疗方案也基本不变。心想估计是我错怪他了,可能人家这两个月来是一直是有在吃药的。于是在他等抓药的时候,我便忍不住地跟他问了个明白。

  原来这王先生为了方便,初诊的药吃完后便拿了处方在自己家附近的药店配了药继续吃,结果吃了两个星期,血糖没有明显下降,反而还升了,人也没有像刚吃完在这边拿的药之后那种精力充沛的感觉,很是纳闷。

  后来又因为工作繁忙,没法过来复诊,便直接让家人到汉古按原方抓药,接着继续吃,血糖才重新有了下降的效果。

  又吃了两个星期的药后,空腹血糖降到了6mmol/L左右,餐后2小时血糖降到了11mmol/L以内,便得意忘形,没有坚持餐后走路,几天之后餐后血糖又有轻度的上升。

  吓得他重新又坚持餐后走路。(其实为什么用“吓”字,实际是因为被王太太骂了,骂得很严重,骂他不但平时不好好注意身体,都已经病了还不好好按医生要求去做)。

  重新坚持走路跟认真服药后,王先生的血糖才恢复了比较稳定的状态。这才意识到认真执行医嘱的重要性。

  了解了他说的情况后,经验告诉我,虽然王先生意识到认真执行医嘱的重要性,但出于性格、个人习惯原因,估计他还是很难完全按照医生要求去做的,因为治疗的效果反而让他觉得疾病危机已经解除了。

  果不其然,老王这7月18日的复诊过后,就一直到了12月4日才又过来复诊。间隔时间长达5个月。为什么隔这么久才来复诊,按他的说法就是效果挺稳定的,没必要那么频繁过来复诊(想必是在这一点上王太太跟他的看法是一致的)。

  空腹血糖6.4mmol/L,餐后9.6-10mmol/L。现吃米饭时加服二甲双胍一片。自测夜间血压160/100mmhg,晨起血压136/87mmhg。每天抽烟1-2包。近期到国外出差后眠差,难入睡,眠浅。

  这个效果如果只看是第三次看诊,那还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从服药时间看,从5月4日开始服药到12月4日,整整7个月的时间,这效果还是停留在服药两个月的水平,那就有问题了。

  这一方面除了在治疗的后期,胰岛功能恢复缓慢之外,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自身对医嘱的遵从没有10分到位。

  为什么很多慢性病虽然病情稳定也要定时过来复诊(最迟也不能超过1个月),原因在于复诊不但可以让医生及时地调整方案之外,还能让医生再次强调一些要注意的问题,接受医生对自己执行医嘱情况的监督。

  我当时举了戚老师的一个很成功的糖尿病案例给王先生, 就是一个比王先生年轻几岁的病人,胰岛功能相对比他好一些,这个病人前后坚持看了两年之后,血糖完全恢复了正常,停掉了西药、中药,但仍须坚持晚餐以笨杞粉为主食搭配青菜和餐后走路。

  一个是坚持规律复诊、按医嘱治疗,他的情况是有可能完全恢复的;一个是糖尿病是先天体质问题,即使好了之后,也还是要注意饮食要求和运动要求的。

  可惜的是,当时跟他聊的时候,虽然老王点了几次头,表示赞同,但后来还是没有改变,仍然是按自己的习惯去执行医嘱——一个处方固定不变地吃它几个月。

  坚持偶尔以笨杞粉为主食,大多时候吃米饭,餐后也坚持像正常人一样去散散步(真正的要求是甩开手臂快步走,而且是日行万步)。

  仍在服中药,已停服西药,自测空腹血糖6.5mmol/L左右。精神、体力可,眠纳均可。晚餐多以米饭为主,有时吃笨杞粉,米饭吃多了则服二甲双胍1片。每天散步,无熬夜。

本文链接:http://th-hp.com/shiyan/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