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免费资料大全2019 > 石燕 >

暗访北京一花鸟市场 野鸟被捆翅膀装笼中出售(图)

归档日期:11-18       文本归类:石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日,不断有爱鸟人士向《法制晚报》反映,随着天气转暖候鸟来京,有人在石景山八大处附近的山上,私自架网捕捉这些候鸟,并拿到附近的琅山早市上出售。

  《法制晚报》记者暗访发现,这些被捕捉回来的蓝点颏(ké)、红点颏等候鸟,被捆上翅膀放在笼子里以每只上百元的价格售卖。目前,记者已向石景山森林公安进行了举报。

  石景山琅山便民市场,每逢周六日花鸟鱼市会开市。5月9日星期六上午9时许,《法制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海特花园小区西侧、琅山村小区南侧的便民市场,这里聚集了多个贩卖野鸟的摊位。

  记者来到市场南侧的一个摊位。只见鸟贩子周围摆放着七八个铁丝笼子,笼内装了四五十只野鸟,有黄鸟、红点颏、蓝点颏等。黄鸟每只售价5至15元;红点颏每只40至60元;蓝点颏每只100元。

  黄鸟大小像麻雀,全身羽毛呈黄绿色;红点颏个头比黄鸟稍大,眼眉处有白色的眉纹,颏部和喉部亮红色。蓝点颏与红点颏的区别是蓝点颏颏部和喉部亮蓝色。

  记者注意到,笼中待售的鸟的两个翅膀被小绳反绑,在笼内叽叽喳喳地叫着,上上下下地跳来跳去。

  鸟贩子称,笼中待售的鸟都是他用网刚从山上捕来的。刚捉回的鸟惊恐不安、不吃、不喝,还会拼命地撞笼子,为了防止鸟撞伤,才会把鸟的翅膀捆上。这些鸟需要买回去驯养半个月才能习惯。

  记者观察发现,当天便民市场共有10余个出售野鸟的摊位,出售的野鸟中红、蓝点颏居多。

  市场东侧有一个贩卖野鸟的摊位,摊主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他开来一辆灰色的小面包车,透过敞开的车门,可以看到车里装着鸟的笼子。摊主在车旁支起一张长条桌,桌上摞起4个大笼子,笼子分别装着红、蓝点颏,桌子下面还摆放着其他笼子,笼子里有黄鸟、点儿(注:也是一种善鸣叫的鸟)等。

  前来挑选鸟的人很多,在短短的20分钟里,就卖出3只红点颏,每只售价50元。记者发现,该摊主不但贩卖野鸟,而且还大量收购野鸟。在该摊位,记者看到有人给他送来20多只黄鸟、点儿等野鸟。

  距离该摊位不远,是一男一女销售红、蓝点颏的摊位。他们将鸟笼摆放在汽车顶上,供买鸟人挑选。由于该摊位卖的红、蓝点颏品相好,前来挑选点颏的人很多,而且很多买主都是摊主的老顾客。

  摊主介绍,当天他们带来20多只红、蓝点颏,两个小时里就卖出去10多只,他们预计,用不了半天,所带的点颏就会全部卖出。

  在该市场记者了解到,在此贩卖野鸟的大多是本地人,他们所贩卖的野鸟均捕自附近的山上。

  正在市场贩卖野鸟的老陈是石景山模式口村人,平时喜欢玩鸟,春秋两季也上山捕鸟。当天,他带了9只黄鸟、4只蓝点颏、12只红点颏来卖。据其介绍这些鸟都是捕自附近的山上。老陈捕鸟已20余年了,他捕鸟使用的工具是粘网。

  所谓粘网是由细如发丝般的丝线编制而成的网,这种网的宽度一般为3米,长度从10米到30米不等,使用5米多长的架杆架设起来后,飞行中的鸟儿很难看到。一旦撞上,其翅膀、脚等就会被网线缠住,而且越挣扎缠得越紧。

  西山八大处一带属于浅山区,是南迁候鸟的通道,此前有鸟道之称,因此,旧时这一地区就是捕鸟人的“福地”。

  现在,每到4月初、10月初候鸟往返迁徙的时候,这一带的山上就可见到有人张网捕鸟,老陈就是其中的一个。

  老陈介绍,4月初,点颏出现,他开始粘点颏,一直粘到5月底,这期间,也粘黄鸟。10月初,北去点颏南迁,这个时候他又开始了张网捕鸟。

  他说,粘鸟光有网还不行,还需要“诱子”(注:一种用来诱捕鸟的鸟),“诱子”善叫,挂在粘网附近,其他鸟会循着叫声飞过来自投罗网。他告诉记者,粘什么鸟就挂什么“诱子”,比如要粘黄鸟,就挂几只黄鸟做“诱子”,其他黄鸟听见同伴的叫声就会飞过来。

  根据老陈的介绍,记者于5月11日早7时左右,登上位于西五环八大处出口西侧、国家射击场北侧的小山。一位在此登山晨练的市民说,经常看到有人在西面一个南北走向的山顶架网捕鸟,并将记者带到了架网处,果然地面上留有清晰的钎子扎出的痕迹。据了解,为了将网杆立牢,网杆的一头要安装铁钎子。

  记者在地面上一共看到3处铁钎子留下的痕迹,呈三角形,每处痕迹间的距离有15米,由此可以判断出,捕鸟人架设了两张网,一张呈南北走向,一张呈东西走向,从此飞过的鸟很难逃脱被捕的命运。

  据登山晨练居民介绍,清晨5时,天刚放亮,这些人已经在此架设粘网开始捕鸟。不过,他们不是天天来。

  5月12日早6时,记者再次登上该山顶,结果远远就听到了“诱子” 清脆的鸣叫声,于是,记者循着“诱子”的叫声找过去,距离约30米处就看到了架设的粘网。记者打算以登山锻炼的名义靠近粘网看个究竟,结果被一个中年人挡住去路,让记者绕行。记者只得到对面的小山上继续观察。

  记者看到,该中年人对挂好的“诱子”拍打了几下,让“诱子”发出叫声,然后转身离开,他离开几秒钟后,马上有鸟寻觅着“诱子”的声音飞来,撞在了网上。此时,该男子回来将粘到的鸟取下来。

  在一个小时里,记者看到捕鸟人几次从粘网上摘下鸟来。后来,捕鸟人发现记者在远处观察,便匆匆收网离去。

  5月13日清晨,晨练居民发现又有人在山上架网捕鸟,于是立即通知了记者。上午9时许,记者找到了架网处,记者发现该架网处位于昨日架网处的西北。

  粘网架设在了一段登山的小道上,记者借茂密的灌木慢慢接近到距离粘网20余米处,很快几只鸟飞了过来,其中几只鸟撞在了粘网上。

  此时,躲在一旁的捕鸟人出现了,他向粘网处扔了一个兜子一样的东西。事后记者从其他玩鸟人处得知,扔东西是在驱赶鸟,为的是让停留在附近的鸟撞网,撞网的鸟儿则粘得更牢。

  捕鸟人开始从粘网上摘鸟,记者借助摄像机发现,一张网上同时粘了3只黄黑颜色的小鸟。

  很快捕鸟人发现了记者,一边叫骂着过来驱赶记者;一边向记者待的地方扔石头。

  下山时记者遇到了正在上山的护林防火人员,向他们反映有人正在山上架网捕鸟,并将鸟拿到市场去贩卖。护林防火人员表示马上向林业部门报告,叫执法人员过来。

  记者从护林防火人员处了解到,捕鸟人为了不被护林防火人员发现,不断变换架网的地方,而且行动没有规律,使林业执法人员很难找到他们,给执法增加了难度。

  再有,这些人在架网捕鸟的同时,还在高处设立观察人员,一旦发现执法人员上山,立刻收网走人。

  5月15日,石景山居民王先生向北京市石景山园林绿化局林政科举报,有人在西五环八大处出口西侧、射击场北侧的山上架设粘网捕鸟。

  同时他还向林政科举报了有人在琅山便民市场鸟市非法出售候鸟和捕鸟工具的行为。

  今天上午,记者再次致电石景山区园林绿化局林政科,景山区园林绿化局林政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针对群众反映的情况,执法人员已经展开调查,目前已经有了查处计划,正准备择机实施查处。

  刑法规定,非法狩猎罪,是指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行为。

  相关司法解释指出,非法狩猎野生动物二十只以上的;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工具狩猎的;或者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北京每年3-6月、9-12月为禁猎期。

  石景山居民牛某,2013年10月27日,在石景山区八大处地区虎头山歌华有线培训中心东坡架设粘网,非法猎捕黄雀3只,灰喜鹊2只,被北京市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民警查获。

  2014年5月20日,经过法庭审理,法官对此案当庭作出判决,判处其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

  蓝点颏:蓝点颏又称蓝喉歌鸲,通称蓝靛颏儿。身体大小和麻雀相似。头部、上体主要为土褐色。颏部、喉部灰蓝色。雌鸟酷似雄鸟,但颏部、喉部为棕白色。叫的声音很好听。

  分布于中国大部分地区,以及欧洲、非洲北部、亚洲中部等地。是我国传统的笼养鸟之一。

  红点颏:红点颏又名红颏、点颏、红喉歌鸲,因喉部呈赤红色而得名。夏季在我国的东北、青海和四川北部繁殖,冬季在我国的西南部越冬。

  红点颏雄鸟羽色美丽,并善鸣叫。鸣声多韵而婉转,十分悦耳。极善模仿蟋蟀、油葫芦等虫的鸣声。

  红点颏是我国传统的笼养鸟。过去,多在皇家宫廷中饲养。这种鸟经过换食调养后,再配上精制的笼子,价格很高。

  黄雀也是北方笼鸟,尤其是北京地区,饲养得很多。它的羽色鲜丽,姿态优美,并有委婉动听的歌声,易于驯养,因而为人们所喜爱。黄雀每年春、秋两次迁徙时途经我国北方,常遭捕获。(法制晚报暗访组)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本文链接:http://th-hp.com/shiyan/1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