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免费资料大全2019 > 生地 >

跑高海拔的越野赛是种什么样体验

归档日期:05-07       文本归类:生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5月4日,笔者在阔别5年后,首次正式复出参加越野赛。不过,这个可是一个高海拔越野赛——龙腾亚丁天空跑。我也第一次遭遇到高反,最后在两腿发飘中冲线分,到底经历了什么?

  早就耳闻稻城亚丁 飙山越野赛,因为庄主、小桥、贾俄仁加等名将,还因海报上风景蓝的醉人,以及牛奶海、五色海令人遐想的地名。海报上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还因亚丁这个地方,“和心爱的人一起去稻城亚丁,让爱情浓度随着高原海拔一起升华。”

  百闻不如一见。5月1日,终于在忐忑不安中落地亚丁机场。一下飞机,我在出口处,等公司的摄像小哥,左等右等总不见来。微信招呼了一句,说马上出来。然后,只见他晃晃悠悠、满脸痛苦地蹒跚而来。

  高反了,真是下马威啊。不过,我还好啊,哈哈,有一丝窃喜和庆幸。哪怕接我们的师傅把车开成了F1,也不觉得头晕。从机场到香格里拉镇,大巴车得将近3小时,我们飞驰电掣的,也将近2小时。不过,相比亚丁机场4000多米,香格里拉镇才2900米,已经是仁慈多了。

  来之前,朋友就告诫说,少动、第一天别洗澡,第二天最好上山适应一下。我一一照办。5月2日,飙山越野赛第一个项目,即10KM徒步和VK赛。心想VK太难,10KM还是轻松的,于是领取了采访证件,一同出发。

  香格里拉镇到亚丁景区门口也就6公里,10多分钟的车程就到了。但距离比赛的起点,还有一段距离,大巴车吭哧吭哧,一直沿着曲别针式的盘山公路前行,来到起点。没走多远,金光闪闪的冲古寺就在眼前。而此前隐隐绰绰的雪山此刻高大清晰起来。我们还要搭乘一段电瓶车,来到洛绒牛场这个徒步赛的起点。车刚挺好,我们就欢天喜地地下车,抬脚就奔向雪山的方向。

  据说亚丁有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同行的咪咕小伙伴指着远处雪山的山尖,说那就是夏诺多吉。今天天气给力,前一天还下大雪,而此刻阳光普照,雪山笼罩在金色之下。洛绒牛场面前是辽阔的草甸、五彩斑斓的森林。一切都预示着美好。

  跟随着大部队往前,越往上越开阔,心情也愈发美丽。注意看了心率,上山途中始终在80—90之间。到了亚丁的第一晚,夜间静息心率始终在70以上。要知道,我在北京的静息心率常年在50以下。这个幅度的波动,我是接受的。上山下山的人,几乎人人一个氧气瓶,走两步,吸一口。相比而言,我毫不费劲地爬上了湛蓝的牛奶海,着实有一些自得了。

  踩着马粪,时不时还得避让上山下山的马队。我在想,马有没有高反。答案不知道,反正我有,只不过当时不知道。自己后来查看录的视频,发现自己说话格外缓慢,上气不接下气,而且明显迟缓、词不达意。越上就风越大,真可谓:“风鸣北户霜威重,云压南山雪意高。”但景色美啊,什么都忘记了。

  绕着牛奶海一圈后,直奔五色海。这个时候,就不轻松了,走几百米,必须歇一歇。终于体会到心跳到嗓子眼的感觉。五色海看上去没什么两样,所幸就没下去,那时身体感觉有点不适,就慢慢下撤。

  蹊跷的是,重新回到诺绒牛场附近的河谷,那一片草甸之上,风雨交加。心率居然接近130了。河谷对岸,近在眼前,感觉却是那么的漫长。1公里多的距离,似乎走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挪到了,坐上了电瓶车,身体瘫坐如泥。

  几乎是挣扎着下了电瓶车,搭上回酒店的接驳大巴。瘫坐,昏睡,然后努力地醒过来,头痛欲裂!

  佝偻着腰,扶着额头,挪进酒店,向前台求助。万幸酒店不错,还有专门的吸氧室。吸了半个小时的氧,感觉似乎好点了。不料一出门,头痛的炸裂。好在汤师爷提前抵达,虽也有高反,但毕竟是来过4年。细细询问,判断我的高反与饥饿有关,一把将我拽进松茸火锅店。在连喝了两锅松茸鸡汤后,头痛终于缓解了。

  当晚,吃了芬必得后,总算在昏昏沉沉中睡着。3日,一整天,未敢造次。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底线KM天空跑,直接弃赛。

  虽然做好了弃赛准备,但参赛准备一刻没敢落选。此次我带了一箱子的装备,光是优极羽绒服就带了两件。帽子决定也用优极的羊毛帽子,弃用2日徒步时穿的路跑帽子。汤师爷2日参加VK的比赛时,被当地藏民告知,把头部裹得严严实实的,自然就不高反了。裤子就用Skins,但上身穿什么发愁了。因为软壳冲锋衣变成了强制装备,偏偏我忘记带了,香格里拉镇上的店都没有软壳轻量冲锋衣。我自己有一件GoreTex的冲锋衣,不够很厚。没办法,保命要紧,还是塞进水袋包吧。

  万幸,3日一天,头痛大大缓解,夜间睡眠尚好。4日凌晨5点被闹钟叫醒的那一刻,对自己说:干吧!

  其实,前几秒还犹豫是否要站在起跑线呢。毕竟,我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看见镜子里自己嘴唇紫得厉害,还是蛮担心的。但真的下定决心起床的那一刻,真的站在起跑线前,听到激昂的音乐,什么都忘记了。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活着回来!

  是的,我正是这么做的。鸣枪出发,我按下表,跟着大部队前行。最开始是大马路,控制着速度,按照不超过130的心率往前跑,大约5分20秒的配速。越野赛就是,前两排的疯子肯定是冲出去的,后面的就温柔多了。而在高海拔地区,一出发,大部分人还是认怂的。不到一公里,身边的很多人喘着粗气了,甚至好多人就开始走路了。

  CP1来得是那么的快,离开2公里的铺装路面不远就到了。CP2也很近,一路上沿河而上,不断跳跃、爬升着,不知不觉中就到了。还路过一个巨大的瀑布,隔着100米,还能把我们扫射到。到cp4之前,大部分都在森林中奔跑,一面是山崖,一面是山,仅供一人通过的路,我竟然也毫不费力地通过了。

  这段路的爬升并不大,路况以碎石沙土为主,间或要踩着独木桥或扶着巨石过河,个别路段夹杂着松软的松针、阔叶层。前面的人跑,我也跑,他们停我也停,不经意间抬头看,根根修长的松林,竟是那般美好。

  不过,顾不上,赶路要紧。2个多小时后,我发现自己的脚步不再那么灵活,见到障碍物是直接踩过去,闯过去,而不是先前的闪躲。而且,更要命的是,在中间一段约1公里多的柏油路,我明明领先好几百米,时不时还跑几步呢,最后生生地被一男一女超过去,更关键的是,人家是靠走把我超了。

  出发后没多久肚子隐隐不舒服,此刻也不断报警。好不容易找了隐蔽处解决掉,但似乎越来越虚弱。明明CP4告诉我们只有4公里,实际上何止4公里。总感觉爬不到头,而且,每爬200米,我不得不停下来喘上几分钟。此后,这个间隔越来越短,从100米歇一次,到50米歇一次……

  爬了一个多小时,抬头看见远处有一片彩色的经幡。心想,莫非打卡点就在那吧?要是那,也实在太恐怖了。左手就是巨大巍峨的雪山,但不知道是三座神山的哪一座。风呼呼地吹,时不时发出狼嚎一般的声音。这时不停有人超过我,有一个老外,短衣短裤,似乎比我还厉害,身体只打晃。有一个女生超过的时候,让我前面的跑友帮忙取一下水袋包里的软壳冲锋衣。欸,提醒了我,赶紧也取出我那又厚又沉的冲锋衣。

  裹上冲锋衣,顿时暖和起来。虽然依旧是50米一歇,但体感温度好多了。顺手捡了一截树枝当拐杖,走一走撑一撑,在最最绝望的时候,来到了补给站。是的,不是打卡点,是补给站。志愿者告诉我们,打卡点在上面,就是那一片美丽的经幡。我的天,还真的是在那!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逼着我爬上去的,那么陡那么高。高就不用说了,隔着2小时的路程都能看得见的垭口,可想而知;陡呢,那就是我爬上去打卡,顺带拍摄了下,腿都没敢打直。太陡了,想站直也站不了。然后跌跌撞撞地回到补给点,狼吞虎咽地喝可乐、吃饼干、小西红柿……坐在那,真的不想动。可是,越坐越凉,志愿者也催促:抓紧吃,别太久,这风太大了!

  下一段怎么走?工作人员指了指对面的垭口说,瞧,就是那,翻过那个垭口,此后一路全是下坡!

  此刻别无退路。想退赛,CP4那是最后的机会。到了这地方,即便退赛也只能自己走下去。因此,只有一条路可选:继续走。穿过一大片不知道什么植物密布的开阔地带,反正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摇摇晃晃来到了第二个垭口下。抬头看,前面的跑友在山上拉成了一个“之”字。

  这个垭口,基本上爬20米就得歇一下。很险要的路段,手脚并用爬过去,身体实在晃得厉害,风也大。好在大家都很狼狈,不狼狈的人也喘如狗。好漫长好漫长,总算熬过了这个垭口。爬上垭口坐在那歇息,看见对面刚刚打卡的那个CP5,矮了好多。这应该就是天空跑海拔最高的4700多米的地方吧。

  下垭口,就来了赛前技术说明会提到的雪没过小腿肚的下坡。手里的树枝扎进去,雪还真是很深。前面走了不少人,雪倒没多少了,但也更滑了,几乎是出溜下去的,以杖为刹,侥幸地熬过了这最危险的路段。

  此后,确实是一路下坡。但两腿发飘发软,即便在下坡和平路,我数次站不稳,不断地趔趄。唯一英明的是我戴了手套,很好地保护了一下。在很多路况还不错的地方,我心里想跑,但就是无法启动。侥幸地启动跑起来,没两步就踉踉跄跄地差点摔倒,压根就不敢再跑了。

  就这样,慢慢地挪下山。一路被十多个女生嗖的一下超了过去。太受刺激了!其实,他们大部分也是走的,跑起来的是少数。我就一直不明白,怎么我连走都走不过呢??!!

  临近终点,遇到了好几个打气的志愿者。他们说,前面就是路况很好的土路,再跑不到2公里就到了。

  远远地看见了柏油路和现代化建筑,我确信他们说的才是真的。什么时候,志愿者的嘴也跟男人的嘴似的,那般的不靠谱。当然,他们可能出于好心。说前面不远,其实远了去;说只有2公里,其实跑5、6公里也不在话下。

  即便这样,还是路过了最后一个小小独木桥。在我前面的哥们,已经两腿发颤,不敢走独木桥,他趟着刺骨的雪山融化的冰河过去的。我相信他跟我一样,也许是体力到了极限,也许是高反得太厉害了,才如此两权相害取其轻吧。

  在最后200米,我象征性地跑起来,冲过了终点。用时8小时10分。短短32KM,耗时如此之久,也创下个人参赛的PW。但同时,我也倍感幸运!今年的天空跑,是历届赛事天气最好的,全程是晴天。一旦下雨下雪了,我想自己就可能面临更严重的考验,比如失温等等。

  运气真的是很好,万幸的是自己走完了。感恩一切!感恩所有的工作人员!这个赛事,不出意外的话,不会再去了。高海拔的赛事,如果不提前适应,如果不针对性训练,贸然去比赛就是作死。

本文链接:http://th-hp.com/shengdi/1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