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免费资料大全2019 > 龙葵 >

一根“节节草” 大家“节节高”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龙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0日一早,溧阳市社渚镇下西村,一处新建二层小楼前的平地上,十几名当地水产养殖户运来鱼苗、虾苗,还有一些农民拉来水草。“这车虾苗发到高淳去,这车水草发到兴化……”在一旁指挥装车的,是一位个子不到1.6米、体重仅45公斤左右的瘦小男人,左腿有残疾,靠一根拐支撑着。他叫虞晓付,早些年他还是当地的一名低保户,现在已成为让大家生活一起“节节高”的致富带头人。

  忙碌完毕后,虞晓付跟记者面对面坐定。记者注意到,坐下后的虞晓付,左腿裤管显得空荡荡的,瘦削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他开始讲述自己的致富经历——

  生于1963年,3岁那年得了小儿麻痹症,他左腿完全残疾,肌肉萎缩。不过从上小学开始,他的成绩一直不错,高中快毕业那年,母亲去世,家里很困难,他才辍学回家。1987年,不愿靠父亲和哥哥养活的虞晓付,用自己的住房做抵押,借钱办起了皮鞋厂,没想到4年下来,不但没赚到钱,还欠了一大笔债。房子没有了,他只能跟父亲住在一起。不能下地干活,每天呆呆地望着外面,他感觉自己像在等死。

  2000年,虞晓付的哥哥流转了100多亩水面养青虾,这时已经“吃”上低保的他帮着哥哥看管虾塘。除了卖成虾,他哥哥还想卖虾苗,虞晓付就自告奋勇搭乘长途汽车来到当时的高淳县,找到养螃蟹的农民,建议他们蟹虾套养,可是那里的蟹农一看这个瘦小的残疾人,有点不相信他。办过鞋厂、懂得销售的虞晓付提出,可以先送虾苗,等下半年有了收成后再付虾苗钱也不晚。用这种方式,他用3年时间打开了虾苗市场,目前南京市高淳区蟹虾套养的虾苗,有80%是虞晓付提供的。

  改变虞晓付命运的是一种不起眼的水草,社渚当地人管这种草叫“节节草”,后来他才知道学名,叫轮叶黑藻。那是2003年年底,安徽无为县一家螃蟹养殖合作社的负责人老方到虞晓付哥哥的虾塘边买虾苗,看到虾塘里长着一种草,老方很惊讶地说,这种草可以净化水质,还能作为螃蟹的青饲料,其他地方很少见,没想到社渚有。老方就对虞晓付说,给他收购一批水草,有多少要多少。虞晓付就自己在本镇的虾塘里打捞了150多公斤,专程送到安徽无为,老方二线万元!虞晓付惊呆了,因为那时候大规格的商品虾每500克也就40元,没想到水草价格竟然远远贵过青虾!

  第二年,虞晓付开始组织本村和邻村上了年纪的农民为他打捞水草,他定期雇车送到老方那里。这一年,他靠收水草卖水草,竟然赚了100多万元!

  每次老方要求运水草的时间为晚上,开始虞晓付还不大理解。后来才知道,老方这么做是为了对水草的来源保密。2004年的一个晚上,虞晓付再次送水草到无为,卸完水草时已经子夜零点。他当晚赶回,在回程中发现有一辆车子始终跟着,他也没太在意。凌晨4点他才进家门,那辆车也停在了他家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说姓王。这名王姓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沓子百元大钞,对虞晓付说,这是10万元,作为收购水草的定金,他出的收购价格每500克比老方的高5元。虞晓付起初想拒绝,因为他跟老方有协议,水草只供他一人。但来人说,现在他已了解清楚水草的来源,如果虞晓付不肯卖,他完全可以在社渚镇组织劳务人员打捞。虞晓付紧急联系了老方、征得同意后,跟老王达成了协议。水草的销路更广后,虞晓付组织了一支劳务队,成员都是本镇上了年纪的农民,最高峰时多达三四百人。

  渐渐地,社渚镇的青虾养殖面积越来越大,知晓水草秘密的人也越来越多,本地不少农民开始打捞水草,水草价格跌到每500克20元。2013年,虞晓付注册了一家公司,开始以“公司+农户”的方式,做水草和虾苗的经纪人,本镇农民的虾苗和水草他负责销售,收取一定的佣金,不过本镇十几户残疾人家庭的水草和虾苗,他免费提供销售服务。去年,他的公司销售总额超过8000万元,其中水草销售额4000多万元,鳜鱼苗和青虾苗的销售额3000多万元,公司纯收入超过200万元。

  2013年,央视5套《致富经》栏目报道了虞晓付的致富经历,传奇又来了:一名在深圳某通讯公司担任中层职务的黑龙江姑娘看到报道后,对虞晓付身残志坚的精神钦佩不已,专程从深圳来到溧阳看望,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一年多后,这名比虞晓付小14岁、上过大学的张姓姑娘毅然决定嫁给虞晓付。去年12月,他们的儿子出生。小张在淘宝网上开了网店,线上发布水草和虾苗供应信息,线下交易,去年一年成交量超过1000万元,公司因此被评为常州市电子商务优秀企业。

  “当然不是低保户了,早就自愿退出了。”虞晓付说,现在公司固定劳务人员有30多名,季节性劳务人员近300名,公司每年支出的劳务费就达300多万元,还带动了200多户水草打捞户和青虾养殖户。这时,虞晓付的手机响了,他说,是老婆打来的,她在虾塘那边呢。记者瞥了一眼他的手机,显示的号码是:“亲爱的老婆”。

本文链接:http://th-hp.com/longkui/1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