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爱彩网登陆 > 龙骨 >

探访山东各地旱情 田里麦苗用手一搓成粉末(图)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龙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旱情在山东继续蔓延。龟裂的土地,枯黄的麦苗、干涸的水渠……有消息称,如今山东部分地区的大旱已达百年一遇,面对干旱,农作物的生长、人畜的饮用水成为老百姓关心的大事 。

  2011年春节,信报记者回家过年,在各自家乡对旱情展开了调查。在临清、沂水、昌邑、嘉祥等地,记者以农业 、水利 、民众生活的一些细节为着眼点进行采访,展现这些地方大旱之年的粗略面貌。

  看天吃饭,那是被动。主动兴修水利 ,保护已有水利设施,才是解决旱情的根本。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公布,将水利纳入了国家基础建设的优先领域。探访旱情的同时,记者对上世纪80年代前一些发达的农田水利设施一并进行了探访,但结果并不乐观。昔日纵横交错的提水站、水渠、高架水渠似乎已成“过去”,大多已没了踪影。

  历史名城临清位于山东省西部,与河北省接壤。尽管城区周围有河道交织,但是从 2010年开始的旱情对全市的农业生产依然产生了一定影响,家乡父老告诉记者,“2010年的干旱来势颇凶,从10月份至今,整个临清只下过一场零星小雪,除此之外,滴水未降。”

  在2011年2月1日记者返乡之际,就注意了从聊城至临清沿途的麦苗长势情况,从远处看麦苗深绿,似乎并未受到干旱的影响。然而2月7日,记者走进麦田,近距离观察时,才感受到了干旱的威力。在临清市郊区汽车站往南东外环路旁的一处麦田,记者看到这里的土地已经开裂,用手轻轻一扳,就可以扳下一个易碎的土块。尽管麦苗远处看上去依然发绿,但从近处一看就会发现,这些麦苗的尖端均已枯黄。记者拿起麦苗的根部仔细查看,发现麦苗根部着地不深,部分根系略显枯黄。

  由于正值春节,并没有农民在田间耕作,记者随即走访了附近的一位居民。该居民称,“干旱情况很多媒体都在报道,看看地里麦子的样子,今年的收成多少会受到影响。”

  “八月涝,十月旱”,庄稼接连遭受灾害和其他地区略有不同的是,聊城临清在干旱之前早已经历过一次夏涝,而夏涝对农业生产造成的不利影响在部分地区相比干旱更为显著。

  马攀家住临清市潘庄镇,他家种有三四亩玉米,当记者问及这场长期干旱对农作物的影响时,他却提起了夏涝。马攀称,在外务工的他回家后,村民们谈论的大都是夏涝,“我父母告诉我,夏涝已经造成了玉米减产,具体减产多少不清楚。”

  2010年8月份,整个聊城市都遭遇了强降雨,这次降雨历时长,雨量大,在临清市区降雨尤其多。马攀称,当时8月16日、17日两天下的雨,在街道上能没过人的膝盖。这次降雨,临清东部几个镇受灾较重,已经对农业产生了不良影响。八月涝,十月旱,这就是家乡农业面临的一个自然状况。

  尽管旱情持续,但不少家乡父老依然较为乐观。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一位年届八旬的老人田廉清特意提醒记者,临清地形平坦,沟渠较多,干旱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咱们临清有很多沟渠 ,周边有卫运河、汶水,干旱应该影响不大。”这位老人告诉记者,“‘小麦就怕胎里旱,六月连雨吃饱饭’,夏天降水丰沛,现在的干旱影响不会很大。”还有居民称,去年8月的强降雨给水库补了水,对缓解现在的旱情有一定的帮助。

  记者从临清市水务局获悉,针对干旱问题,从2009年11月至今,全市已清淤治理沟渠45公里,动土15.8万方,修复水毁工程31处,维修扬水站3处,新建机井93眼,维修机井125眼,完成其他水利项目36项。进度较快的地方有大辛庄、康庄、尚店。

  临清政府对待旱情则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为了应对旱情,临清市政府已经加大了部署力度,2月5日专门召开了全市抗旱工作会议,临近小麦春灌时期,这场抗旱战争仍在持续。

  春节期间,记者探访了临沂市沂水县一些村庄的干旱情况。据当地村民回忆 ,2010年农历八月初一至初三当地曾下过一场连绵大雨,“到了农历八月十几,又下过一场小雨,之后就再也没有下过,到了冬天也只是下过一场小雪,但对旱情基本没有缓解。这么算下来,我们这里已经有五个月左右没有下雨了。”

  这次干旱影响最大的要数小麦了。2月6日,记者来到杨庄镇一些村庄的麦田探访了干旱情况。记者看到,这里主要以丘陵地形为主,也有一些平坦的洼地。记者走访了解到,丘陵地形上小麦的干旱程度比洼地要严重一些。麦田地里并没有见到绿油油的情况,而是一片枯黄间杂着不明显的绿色。在一片洼地里记者见到了路经此处的一位孙姓村民,他告诉记者,“我家里今年种了两亩小麦,现在叶子都已经干了,用打火机都能点着。但是小麦的根还没有干死,如果现在下一场大雪或是大雨,小麦还是能活过来的,不过收成可能要差一些。”

  记者刨了一下麦地发现,情况和这位村民说的一样,大部分小麦的叶子虽然都枯黄了,但是根部并没有干死。也就是说,小麦如果遇到好的雨水一样可以重新焕发生机,也有可能获得好的收成。这位孙姓村民说,“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雨,如果再过半个多月不降雨水,估计大部分小麦就会干死了。”

  令记者不解的是,既然现在小麦并没有干死,如果遇到好的雨水一样可能会有好的收成,但当地的村民却基本没有对小麦进行浇灌,这又是什么原因呢?记者采访了十多位村民,原来冬天浇灌可能会“出力不讨好”。“小麦在冬天浇灌的话,因为气温比较低,很可能整片土地都被冻住或是冻裂,小麦在这种情况下也可能被冻死,所以即使浇灌也要找暖和些的天气。但今年天气都比较冷,只有过年这几天暖和一些。”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记者还了解到,村民对这里的干旱情况并不怎么着急。在当地,小麦是主要的粮食作物,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存粮,很多村民都是种一年小麦能吃两三年,然后再种,更多的土地被用来种植花生等经济作物。“现在不是以前了,即使小麦收成不好家里也不缺粮食吃饭。我家今年种了一亩麦子,收成好就打点麦子存起来,收成不好也无所谓,家里存的麦子至少还够吃一年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一亩小麦的成本并不是很高,也就是一二百块钱的小麦种子成本。如果小麦被干死了,大不了等开春之后,把麦地换成种花生或者是玉米。”

  记者走访了很多地方了解到,虽然天气干旱,但是地下水位并没有受到影响。某村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地下缺不缺水看俺家的水井就知道了,平常用电抽水,正好能抽满一大水缸,如果地下缺水了,就抽不满了。现在很正常,抽满一水缸没有问题。”

  在杨庄镇,记者特地询问了某些村庄的水利设施建设问题。某村村民告诉记者,十年前该村兴修了一批水利设施,当时大队统一调水进行灌溉,几年之后,这些水利设施已经废弃不用了。

  “近年来不少水库都承包了,村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进行灌溉。”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在他们村,由于水库承包,村民用水都需要交钱,“交的钱包括了两部分,一部分是水钱,另一部分是灌溉钱,遇到天旱,大家都忙着灌溉,缺少水利设施的地区就比较麻烦。”

  昌邑市位于青岛以西,与平度市毗邻 ,主要以农业和纺织为主。昌邑市农作物主要是小麦,冬季大旱,田地冬麦受其影响最为严重。

  2月6日,记者在昌邑市饮马镇采访中了解到,小麦播种之后,当地雨雪未降。自元旦起,麦田便开始出现大面积干裂的情况。春节期间,麦田干旱更为加剧,一些麦苗已经枯黄。随后,记者来到该镇辖区的一片麦田。此处田地龟裂,长宽不同的裂缝随处可见。记者顺着裂缝掀开一片土壤,发现裂缝深近10厘米,直至小麦根部。在麦田中,记者看到一些小麦全身夹杂在裂缝中艰难地生存着。裂缝上面,只露出几片焦黄的麦叶,在寒风的吹动下,随时都可能脱落。

  在田地里,记者遇到了来看麦田的于先生,他是饮马镇吴沟村一位村民,每年春节都要去田地查看麦子的长势。于先生说,以前冬天总会下些雨雪,可是今年一冬,竟一场雪也没有,田里现在一点水分也没有,拔出几棵麦子,抖抖上面的土,会发现根上没有一点水分。

  据于先生介绍,当地已经有近十年没有遇到冬旱了。受冬旱影响,今年小麦的个头比前几年小很多,很明显是发育不良,来年收成是个大问题。

  记者从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那里得知,今年的冬旱出现时间之长,影响范围之大已经超出了村民的预料。“去年秋天的时候,有新闻说今年可能会旱,但没有想到会这么旱。”饮马镇杨家楼村村民杨先生告诉记者,“以前我们遇到的旱情主要是春旱,但是春天旱有很多措施可以解决,比如调取水库引水或者抽取地下水灌溉,而遇到冬旱,老百姓一点法子也没有。”

  那么为何冬旱期间不能对农作物进行灌溉呢?杨先生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冬麦怕冻。冬天,往田地灌溉之后,田地会结冰,将小麦冻死。另一个原因是冬麦怕温水灌溉。当地灌溉主要汲取地下水 ,而冬季,地下水水温偏高。灌溉的时候,高温的地下水浇入低温环境下生存的冬麦,小麦也会出现大面积枯萎死亡。

  “要雨水没有雨水 ,灌溉又不能灌溉,今年的小麦肯定要减产了。”杨先生说,“现在已经立春,马上有不少村民准备取水灌溉农田了,希望能尽快缓解旱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昌邑市管辖内的主要河流是潍河,南连峡山水库,北入渤海。而今年冬天,潍河水位明显下降,据河边村民称,现在水位与往年相比,至少下降了50厘米左右。

  而受旱情的影响,昌邑市内的其他小河已经完全干涸了,地下水也出现了明显的下降。饮马镇田家庄村民朱先生说,以前用于从峡山水库引水的水渠也已经废弃,成了村民倾倒垃圾的垃圾沟。

  王先生称,221省道两侧原为灌溉水渠,可是现在几乎被垃圾填平。记者在废弃的水渠看到,一些水渠已经被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所填埋。村民称,峡山水库的水早已经到不了这里,这些水渠已经多年没水了。

  2月6日下午,济宁市嘉祥县老僧堂乡的麦田里几乎没有人,记者在田里发现,这里的旱情非常严重,田地全部龟裂,最大的裂缝有十多厘米深,三四厘米宽,很多麦苗已经枯黄干死。

  记者在田里走访时,碰到了一位来田里看旱情的村民王海云。他走到田里抓了一把看起来还有些绿色的麦苗,“你看,这麦苗轻轻一抓就能抓起来,看起来还有些绿色,可是,我一搓就粉碎了。”

  说着,王海云搓了搓他手里的一把麦苗,麦苗果然碎成了粉末。“虽然看起来有些麦苗还有些绿色,可是已经干了。”王海云说,除了麦苗能说明旱情外,机井的水位同样能说明问题,说着,他带着记者看了几处机井,“以前这个时候,机井的水位大概是两三米,可是现在的水位至少有六七米,如果到了集中灌溉的时候,肯定能达到十米。”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在老僧堂乡南部有一条河。十几年以前,附近的田地都靠这条河的河水灌溉。现在为什么不用了呢?

  “干渠都没有了,排灌站也没有了,咋用河里的水灌溉?”听了记者的问题,老僧堂乡方官屯村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以前兴修水利的时候,都是一沟一渠,就是在平地上挖沟,挖上来的土在沟旁边的地面上兴建地上渠,沟是排水用的,而渠是灌溉用的。每当需要浇水的时候,建在河边的排灌站就会把河里的水提到干渠里,干渠连着支渠,支渠连着毛渠,毛渠连着田地 ,需要浇地的人只要在毛渠上挖个口子,水就流到地里了。”这位村民说,现在只能靠水井浇地了,渠都没有了。

  当记者问道,为什么渠无法起到作用的时候,这位村民说,大概在十年以前,排灌站的设备因为长期不用,不知道被谁买走了。没有了排灌站,渠也就失去了作用,村里就把堆干渠用的土都卖了,原来干渠所在的地方就成了平地,有的村民就在上面种了粮食,所以,干渠灌溉也就成了历史。

  对于灌溉的成本,一位村民说,沟渠灌溉的费用是每亩地 1元钱,而现在使用机井的成本是每亩地30多元,这还没有算修建机井的费用。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个村的机井多数都是村民自筹资金修建的。“一眼机井的覆盖灌溉范围大概是30亩地,能用大概10年。”王海云说,修建机井的费用现在大概在4000元左右。 文/图 记者 田野 王守华 于良 王磊

  新世纪以来中央指导“三农”工作的第8个中央一号文件于2011年1月29日由新华社授权发布。这个题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决定》的文件明确了新形势下水利的战略定位,制定和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性强、覆盖面广、含金量高的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新政策 、新举措。

  公布的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加大公共财政对水利的投入。发挥政府在水利建设中的主导作用,将水利作为公共财政投入的重点领域。各级财政对水利的投入总量和增量要有明显提高 。大幅度增加中央和地方财政专项水利资金。从土地出让收益中提取10% 用于农田水利建设。进一步完善水利建设基金政策,延长征收年限,拓宽来源渠道,增加收入规模。加强对水利建设的金融支持,支持农业发展银行积极开展水利建设中长期政策性贷款业务。多渠道筹集资金,力争今后10年全社会水利年平均投入比2010年高出一倍。据新华社

  新形势:基础脆弱、欠账太多、全面吃紧:我国防洪综合体系还不健全,水资源调控能力还不足,农业主要“靠天吃饭”的局面仍未改变,水利投入强度还不够。

  新目标:2020年基本建成四大体系:到2020年基本建成防洪抗旱减灾体系,基本建成水资源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体系,基本建成水资源保护和河湖健康保障体系,基本建成有利于水利科学发展的制度体系……[详细]

本文链接:http://th-hp.com/longgu/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