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爱彩网登陆 > 龙胆 >

靠广告狂轰乱炸成“神药”“曹清华胶囊”屡被药监部门处罚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龙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曹清华胶囊为西安阿房宫药业有限公司生产,该药处方有治疗风湿的作用,但风湿病无法从根本上完全治愈。

  曹清华网传身份均有不实,曾于1995年和2005年与他人申请“治疗关节炎的药物组合物”专利。

  记者在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查询药物临床试验实施前备案资料以及其他用于社会公示与监督管理的信息,并未查到该药信息。

  3月31日,“魔术牙医徐勇刚”(认证身份为湖北省孝感市中心医院副主任医师)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条动态:“昨到国药店买药,第一次见识了这些‘药’的价格,目睹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拿着标价1408元的‘曹清华XXXX’,从手帕里颤微微地数着钱准备付账,深深的悲愤与无助感涌上心头,这个世道怎么会沦为如此田地……”同时,该微博有三张配图,其中一张便是“曹清华胶囊”。

  “中国大部分医生,对这种狂轰滥炸的医药保健品电视广告深恶痛绝,电视广告精准地锁定那些时间充裕的老年群体,他们每天的时间都多半在电视机前,对医学知识的缺乏,对健康的忧虑和关注,对电视权威的深信不疑,让这些恶心的电视广告如鱼得水……如果有一天,医学科普被社会接纳的比例超过了电视洗脑以及网络伪科普的接纳比例,整个健康局势才会走向光明。”记者联系到徐勇刚,并发现其在朋友圈写下这段文字。徐勇刚对记者表示,其痛恨一切通过电视广告夸张宣传的药品保健食品,目前在电视上仍然可以看到曹清华胶囊的广告。

  记者查阅曹清华牌官网发现,曹清华胶囊为西安阿房宫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官方唯一指定网上药店为康朝药房网,而康朝药房网属于广州康朝大药房有限公司所有。

  据其官网介绍,该产品可以“打开闭阻 引药入经”“帮助除湿痹止疼痛,避免关节疼痛肿胀”。在产品说明书中,曹清华胶囊成分有“当归、白芍、白术、薏苡仁、附子(制)、桂枝、乌梢蛇、地龙、牛膝、细辛、甘草”;功能主治为“散寒除湿,活血止痛。用于痹证寒湿闭阻,瘀血阻滞引起的关节疼痛,关节肿胀等症的辅助治疗”;不良反应:“尚不明确”。

  目前,曹清华牌官网已经找不到曹清华的介绍。而据百度百科,曹清华为“女,1946年11月生,毕业于陕西中医学院(现陕西中医药大学),曾在西安雁塔区中医院任职中医妇科副主任医师,曹清华于2007年7月25日获得‘一种治疗关节炎的药物组合物及制备方法’的专利。专利号:ZL 2005 1 0002294.2。 于国家卫健委网站查询其主要执业地点为西安莲湖曹清华诊所,执业证书编码:,发证(批准)机关为西安市莲湖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记者在视频弹幕网站B站搜索发现,与曹清华胶囊有关的视频有10个且多为恶搞曹清华胶囊的“鬼畜”视频。其中一个时常9分52秒名为“【素材向】曹清华胶囊广告视频[高清版]”的视频是如此介绍曹清华的:“曹清华教授,中国中医药学会类风湿研究中心副主任、全国疑难病诊疗特邀专家、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理事,从医四十多年来,曹清华教授在治疗风湿骨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她首创的‘开骨除痹’法,改写了治疗风湿骨病的历史。”

  此外,记者查阅发现,2016年5月4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官方微信就点名中国中医药学会从未在国家民政部门登记注册,意即是一个非法社团,一个假的学会。目前,“中国中医药学会”网站已经从互联网上消失。而关于“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记者并未找到其官方网站。

  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的专利检索一栏搜索“曹清华”发现,曹清华在1995年12月18日申请了“一种治疗关节炎的药物组合物”专利,发明人为曹清华、景兴东、安玉华;该发明详情页显示:“其组成包括:白术、白芍、甘草、当归、地龙、怀牛膝、细辛、乌蛇、制附子、桂枝、穿山甲。按所述配比选取十一味药,将穿山甲,乌蛇粉碎成细粉,其余九味药(白术、白芍、甘草、归当、地龙、怀牛膝、细辛、制附子、桂枝)加水煎煮两次,合并两次煎液,过滤,浓缩至稠膏,将上述细粉加入稠膏中,搅拌均匀,低温干燥、粉碎,以乙醇作粘合剂制粒,干燥、整粒。”

  然而,记者查阅发现,曹清华、景兴东、安玉华3人作为申请(专利权)人于2005年1月20日又申请了“一种治疗关节炎的药物组合物及制备方法”的专利,申请号为CN4,与曹清华牌官网中标明的专利号一致。

  该专利的详情页显示,“其组成包括:白术100-140份、白芍100-140份、甘草30-50份、当归80-100份、地龙80-100份、怀牛膝100-140份、细辛20-60份、乌蛇80-100份、制附子50-70份、桂枝100-140份、薏苡仁60-100份。按所述配比选取十一味药,将薏苡仁,乌蛇粉碎成细粉,其余九味药(白术、白芍、甘草、当归、地龙、怀牛膝、细辛、制附子、桂枝)加水煎煮两次,合并两次煎液,过滤,浓缩至稠膏,将上述细粉加入稠膏中,搅拌均匀,低温干燥、粉碎,以乙醇作粘合剂制粒,干燥、整粒。该药物对关节炎有较好疗效。”

  一位中药专家告诉记者,中药是整体施治,从该药处方看有治疗风湿的作用,但是作用不应被夸大。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科主任温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风湿病的原因尚不明确,无法从根本上完全治愈。医生只能帮助患者缓解症状、控制病情的恶化,此外每位患者的治疗方案都不相同。

  记者在国家药监局官网查询“薏辛除湿止痛胶囊”发现,其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B20020225,批准日期为2015年9月23日。由此看来,曹清华胶囊首次注册为2002年,2015年为其再注册时间。

  为了遵照国际惯例加强药物临床试验监督管理,推进药物临床试验信息公开透明,保护受试者权益与安全,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参照世界卫生组织要求和国际惯例建立了“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以下简称“信息平台”),实施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

  2013年9月6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官网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药物临床试验信息平台的公告(第28号)》,要求“凡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临床试验批件并在我国进行临床试验(含生物等效性试验、PK试验、I、Ⅱ、Ⅲ、Ⅳ期试验等)的,均应登陆信息平台(网址:),按要求进行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登记内容包括《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所要求的药物临床试验实施前备案资料以及其他用于社会公示与监督管理的信息,分别对社会公示和仅用于监督管理而不予公示两种性质”。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临床试验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回应“医学界”,药企要在信息平台登记临床试验数据,必须首先获得临床试验批件,上传材料才能登记。该平台上没有信息的,有可能是药企一直没有看到上述的“第28号公告”,没有来登记,也有可能是药企根本没有获得临床试验批件。

  “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觉得她是一个济世菩萨,可以说‘华佗在世’”“曾经腿不能抬的,如今健步如飞;曾经瘫痪在床的,如今又重新站了起来。无数的风湿骨病康复奇迹,就这样不断被创造出来”,这些话语出自上述B站视频的主持人和患者之口。

  这些“神乎其神”的广告宣传语受到药品监管部门的注意。2004年10月26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关于印发2004年第四期违法药品广告公告汇总的通知》,在该通知中曹清华胶囊为2004年第4期《违法药品广告公告汇总》中出现违法药品广告次数在5次以上的品种之一。

  2013年12月5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曝光20家严重违法发布假药信息网站》提及,“近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监督检查中发现,部分网站伪造或假冒开办单位,违法发布治疗糖尿病、风湿病等虚假药品信息,严重危害公众用药安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将违法网站移送有关部门进行查处。为了保护公众用药安全,现将20家违法网站予以曝光。”其中,曹清华胶囊导购网售卖薏辛除湿止痛胶囊名列20家严重违法发布假药信息网站名单榜单。

  记者统计发现,除了上述两次被曝光,加上2007年5月、2010年4月、2011年12月、2013年1月、2013年7月,曹清华胶囊一共7次因为违法药品广告和成为发布假药信息网站产品在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官网“露脸”。

  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至今,曹清华胶囊因表示功效的断言、利用患者名义和形象为产品功效作证明等原因,被全国各省市地区药品监管部门、工商管理部门通报高达上千次。

  记者在腾讯视频APP搜索发现,著名主持人倪萍在2015年成为曹清华品牌代言人,并为其拍摄了广告;著名演员李立群也曾为曹清华胶囊拍摄了广告。

  截至4月28日下午,记者在中国健康传媒集团舆情监测系统搜索“曹清华胶囊”显示,近7天内包括新闻网、论坛、博客、微博、移动客户端、微信、纸媒、境外八大信息来源33条信息,绝大部分为转发自媒体“医学界”《医生们怒怼曹清华胶囊,一盒1408元的“药”千万别让老人买了……》一文;搜索“曹清华”显示,有58条信息,大部分信息为网友在转发或评论徐勇刚撰写的曹清华胶囊微博;搜索“薏辛除湿止痛胶囊”显示,有14条信息,主要为网友在微博转发或热议《医生们怒怼曹清华胶囊,一盒1408元的“药”千万别让老人买了……》一文。

  对于消费者是否会相信“神药”这个问题,南通市市场监管局副调研员缪宝迎认为,肯定有人会相信,否则就不会有不断涌现的“神药”品种。

  首先,“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某些“神药”广告远远不是千遍了。有的广告在一个电视频道每天重复播出就达数百次。何况,积年累月的“轰炸”,让你不信不行。

  其次,我国人口基数大,并且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科学素养总体偏低,识别虚假宣传的能力较弱。通过调查,针对老年群体的“神药”相对较多。由于医药知识普及不够,即使具有一定知识层次的人群,在“神药”宣传面前也往往难辨东西。

  第三,许多“神药”利用了媒体的公信力。一些媒体公信力也因为“神药”而大受损害。

  “监管难度不小。”缪宝迎认为,对于普通百姓而言,辨别“神药”有三大原则:

  一是看广告。“神药”广告常常是铺天盖地并且呈“立体化”,从平面媒体到电视、广播,从街头传单到药店张贴的“宣传画”,都可见到其身影,此品种往往是“神药”。

  二是看“主治”。“神药”主治的大多是一些难治性慢性疾病,现阶段医药技术还无法彻底治愈,病情容易反复,患者往往长期受病痛折磨。比如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关节炎、老年关节退行性病变(骨质增生)等。

  三是多以中医中药为“道具”。“神药”品种大多为中成药,并且多有所谓的“老中医”为其站台。中医中药的名声都给这些“神药”给糟蹋了。此外,能够成为“神药”,运作投入大,大多是专业团队策划,因此,最后让消费者买单的费用也就不会少,比如,两盒一疗程1400多元的“曹清华胶囊”。

  (原题为:《洗脑“神药”曹清华胶囊,一盒1408元,很多老人都在吃……》)

本文链接:http://th-hp.com/longdan/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