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免费资料大全2019 > 龙胆 >

海南陵水新村港网箱超载养殖发生灾难金鼓鳗、珍珠龙胆大面积死亡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龙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傍晚,陵水新村港内21.97平方公里的海面上,渐渐平静下来,海水映着落日,波光粼粼。

  在新村港内养了十几年鱼的徐隆兴(化名),却没有丝毫心情欣赏这景色。他独自坐在自家渔排上,心里害怕,“如果这片海不适合养殖了,以后究竟能干些啥?”

  近几年来,由于陵水新村港内养殖面积激增,导致该海域内海水质变差、溶氧率降低,以至养殖场内鱼类缺氧事故频繁发生。更严重的是,今年年初甚至出现养殖鱼类(金鼓鳗鱼、珍珠龙胆)大面积死亡的惨剧。面对越来越脆弱的海水环境,政府部门是时候该下决心救救这片海了。南国都市报记者敖坤文/图

  今年年初,陵水新村港内遭遇了一场灾难——养殖区域内的金鼓鳗鱼、珍珠龙胆等鱼类大面积死亡,数量超百万斤。

  近日,南国都市报记者跟随新村港内的渔民,沿着摇摇晃晃的养殖渔排,每走几步就能从渔排的间隙中看到漂浮在海面的死鱼。死鱼的腥臭味弥漫整个海面。记者沿着港湾南边海岸线查看,远远望去,整个海岸线白茫茫一片,四处散落的死鱼,伴随着阵阵恶臭蔓延不断,跨度近5公里。

  各类死鱼中,金鼓鳗鱼数量最多。其次,还有个头较大的珍珠龙胆、白鲳等。这些都是新村港内大量养殖的鱼类。

  养了十几年鱼的渔民徐隆兴说:“从春节期间,便开始死鱼,一直持续到3月初。”

  港湾内,养殖户游明亮家有36个养殖笼口,全部养殖金鼓鳗鱼,正常情况下将产出5万斤鱼,价值50余万元。可他家的鱼从正月初二开始陆续死亡,最多时一天死鱼重量超过1000斤。为了尽可能挽回损失,初三开始,游明亮低价贱卖养殖笼口内的金鼓鳗鱼。

  3月3日,守着仅剩的一笼口鱼,游明亮给记者算账:“卖出去的鱼只有六七千斤,价格每斤5元,有时是4元。死鱼也有人收,每斤两三毛钱。一共卖出大约4万斤。算下来,我亏了40万元。”

  乘坐新村港内来往的渡船,经过一处处渔排,随处可见已经闲置的渔排。更有甚者,部分养殖户已经将闲置下来的渔排进行出租,仅剩下一间小小的房屋孤零零漂浮在海上。

  “这也是迫不得已。”养殖户杨秋荣说:“有的养殖户吃饭都成问题。他们贷款买饲料,这下钱都还不上。苗又不敢下,靠什么吃饭?”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李有宁惊叹:“我在新村港20多年,从未见到今年这样的情况。”

  鱼类死亡事件,一直持续到3月中旬才开始逐步好转。陵水海洋与渔业局一位负责人印象深刻,3月13日,渔民反映称病情已经得到好转。

  “经检测发现,鱼类死亡是染病造成的。”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李有宁说,“这种病跟天气有着密切关系。”

  春节期间受寒潮影响,海水表层温度下降,最低温度仅16度。李有宁说:“水温太低后,鱼不吃食,导致抵抗力降低。随后,温度稍有回升,一些病虫开始繁殖,这个时候抵抗力低下的鱼类便染病,进而造成大面积爆发。”

  此外,春节期间,新村港内处于平潮期,最大潮差为0.48米,最小潮差仅0.18米,水流动力差,养殖网箱内水体交换量小,也是鱼类染病的又一因素。

  如今,随着天气的回暖,整个新村港内已经开始恢复昔日的情景。李有宁说:“天气好了,这种鱼病也自然有好转了。”

  老渔民徐隆兴坚信:“更重要的原因是新村港内水质正在恶化,正在被污染。”他甚至哀叹,“新村港再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追问根本原因,李有宁解释说:“这与养殖区域内长期存在的水体富营养化有关。现在,新村港内养殖密度过大,渔排无序增加,加重了环境负担;此外,人口的增加也导致废弃物的排放增加,这对整个新村港内的海水养殖环境都造成了破坏。”

  陵水海洋与渔业局有关负责人证实称,2011年,整个新村港内渔排养殖大概是600多户;可如今,据不完全统计,渔排已经增至800余户,部分养殖户还肆意扩大生产,“这些都给海水环境造成了巨大压力。”

  该负责人说:“也是这个原因,近几年来,几乎每年都曾出现不同程度的死鱼现象,海水溶氧率降低,鱼类缺氧更是频繁发生。只是今年特别严重。”

  早在2014年,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根据2012年对新村港内沉积物中重金属进行采样调查分析后,发表论文称:新村港49个站位表层沉积物中,重金属污染程度为轻微生态危害,占总站位的16.32%;重金属中等生态危害污染程度,占总站位的38.78%;强生态危害,占总站位的42.86%;很强生态危害,占总站位的2.04%。

  论文写道:“近年来,新村港沿岸地区渔业及养殖业迅猛发展,渔排、麒麟菜、珍珠贝以及网箱养鱼数量逐年增加,船坞废水、生活污水、养殖污水大量排放,潮汐通道的减小而引起水体交换能力下降,让新村港内水域生态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污染状况日趋严重,对养殖生产带来不利影响,对人体存在潜在生态危险。”

  然而,面对一个超20平方公里的海域,面对超过800户的养殖渔排,陵水海洋与渔业局的相关负责人也头痛:“有时候,我们也难于控制,难于采取措施。”

  海南大学海洋学院教授周永灿担心,“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保护新村港内的环境,也许鱼类再次死亡的悲剧,还会出现,甚至会越来越频繁。”

  春节期间,新村港内爆发鱼类死亡灾害的时候,李有宁几乎每天都在港内奔走,每天都向有关部门发消息,第一时间传递信息。

  他说:“我们要保护好这片海。这片纯天然的优质养殖场,不能因为人为的原因遭到破坏。”

  针对新村港内养殖密度过大的问题。李有宁说:“据我初步估计,至少要减去目前养殖面积的三分之一,只有这样才能为环境减压,让海水自净。”

  在一份由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共同拟发的文件中,他们同样建议,要控制海区的网箱数量和放养密度,使网箱布局合理化;有限的海区,只有一定的容纳量,污染物进入海区的量超过海区的自净能力,就会引起环境恶化。

  他们建议立即组织有关人员做深入工作,减少网箱的数量,并规划网箱以“品”字排列,以利于水体交换。

  陵水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杨颖说,现在环境已经开始预警,“我们只有下定决心采取措施,清除一些违规的养殖渔排,减少养殖面积;同时投入资金,对养殖区域内进行清淤,对周边区域的污水排放进行严格控制。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背后的难度可想而知。可这背后的恶果同样明显。如今已经到了政府部门该下决心拯救这片海的时间了。

本文链接:http://th-hp.com/longdan/1279.html